十二五規劃深度解讀:國家規劃與香港機遇 Print E-mail
Monday, 11 April 2011
Article Index
十二五規劃深度解讀:國家規劃與香港機遇
發展方向
推動CEPA
「個人遊」計劃
All Pages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出席「十二五規劃深度解讀:國家規劃與香港機遇」論壇致辭全文

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於4月3日出席由國家行政學院香港同學會舉辦的「十二五規劃深度解讀:國家規劃與香港機遇」論壇的致辭全文:

蘇主席(國家行政學院香港同學會理事會主席蘇平治)、CY(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召集人梁振英)、Regina(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Anthony(香港總商會和智經研究中心主席胡定旭)、張部長(中聯辦社會工作部部長張鐵夫)、王教授(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教研部主任王健)、崔先生(Roundtable Pioneers總幹事崔偉恒)、各位政府同事及國家行政學院的同學:

引言

首先,回應近月一個指稱,說香港「被規劃」了。我藉此機會聲明:香港完全沒有出現「被規劃」這回事。我們在香港進行基建、社會政策、經濟發展和城市規劃都是按照「一國兩制」的原則和《基本法》賦予香港的高度自治範圍來處理。

規劃署早前公布了包涵香港規劃大綱的「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研究,而立法會議會內不時都在審議特區政府建議的基建項目及為香港未來五年、十年或更長遠發展事宜所訂的各項政策範疇。所以大家都應該很清楚,香港每天都在制定自身的規劃,「被規劃」這頂帽子實在與現實不符──如硬扣下來,就會抹殺了「十二五」規劃中可以給予香港的大好機遇。

發展方向

我們在過去數年與國家發改委和中央有關部委爭取,將香港的功能定位充分地在「十二五」規劃中表達和體現出來,整體目標是很明確的:我們要為香港在內地發展爭取更大、更有利的空間。

現時中央在《國家十二五規劃綱要》(《綱要》)中已將港澳的發展單獨成章(《專章》),其中對香港的支持有以下幾個方向:

(一)支持鞏固和提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航運中心的地位,包括發展成為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和國際資產管理中心;

(二)支持香港發展六項優勢產業,在內地拓展合作領域和服務範圍;及

(三)支持進一步深化內地與香港的經濟合作,繼續實施《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支持將廣東「先行先試」措施逐步拓展到其他地區,並確定《粵港合作框架協議》中粵港合作的重要功能定位和香港在珠三角區域發展中的核心作用。

金融:人民幣離岸中心

《專章》明確表示支持進一步鞏固和提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增強全球影響力。在發展成為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方面,香港有「一國兩制」和「先行者」的獨有優勢,能夠發揮「防火牆」和「試驗田」的作用。

自2004年以來,香港逐步建立了內地以外最具規模的離岸人民幣市場。除了高效和可靠的人民幣結算系統和平台,香港也建立了內地以外首個人民幣債券市場,所以人民幣「資金池」在香港迅速增長。

2010年初,香港只有500億元人民幣存款;在去年年底存款額已達3,700億元人民幣;截至本年二月底,人民幣存款額已突破4,000億元。金融行業業界預測,在未來一至兩年可能超過一萬億元。現時人民幣存款在香港的數額正經歷幾何級數的跳升。我們在香港要予以配合,政府便要有政策和企業要有新產品推出讓這些在香港的人民幣存款可以「生利」。我相信以香港這麼自由的經濟體要創出新產品出來,一定有條件。

推動CEPA

《專章》強調中央支持繼續實施CEPA。計至《CEPA補充協議七》,雙方在服務貿易領域已公布近280項項開放措施。有關進展包括:

(一)截至2011年1月底,已簽發超過2300張《香港服務提供者證明書》予1300多家香港企業。根據特區政府在2010年完成的調查報告,持有《證明書》的企業中,約有百分之四十八已根據CEPA的安排在內地設立企業。

(二)香港專業業界憑藉CEPA的安排,在內地發展。具體例子包括:

(1)現時已經有香港服務提供者或取得內地醫師資格證書的香港醫生利用CEPA在廣東多個地點獲准開設醫療機構;

(2)也有不同的香港律師事務所與內地夥伴進行聯營,地點包括北京、廣州和天津等。

(3)截至2010年12月,香港居民在內地設立個體工商戶超過3900戶,數目較多的行業包括零售、餐飲、「理髮及美容保健服務」,以及貨物及技術進出口等行業,註冊資金有2億8千200萬元人民幣。

「個人遊」計劃

「個人遊」計劃於2003年推出至今,已推廣至49個內地城市。截至2010年12月,內地旅客以個人遊方式到香港旅遊累計超過6000萬人次。去年共有3600萬旅遊人士到港,當中六成來自內地,即超過2100萬人次。「個人遊」的例子充分說明,如果CEPA「先行先試」的措施可以拓展至更闊的領域,對香港是完全有利的。

區域合作

《專章》為香港進一步拓展與內地的區域合作奠下了方向和基礎。我們會先致力做好落實廣東「先行先試」的各項措施。在這基礎上,我們希望逐步將有關措施推展到內地其他地區,重點包括擁有四億人口的泛珠三角地區,為香港的服務業開拓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除了我們熟悉的廣東外,其他泛珠省區也能為香港提供很好的發展空間。例如,福建省的人均GDP在內地泛珠九省區中僅次於廣東,產業結構也與廣東類近,以第二和第三產業為主,是香港企業和服務提供者開拓新發展空間的理想地點之一。

另一個很有潛力的發展地點是四川。在特區援建四川災後重建的工作中,我們與四川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和緊密的合作關係。四川省是國家西部大開發戰略的重點開發區,2010年,該省的GDP約1萬7千億人民幣,在泛珠內地九省中僅次廣東,產業以工業為主,第三產業也在穩步發展中。

如CEPA的「先行先試」逐步拓展到這些內地省份,定能為香港帶來很好的機遇。

結語

在內地進行發展工作,既要宏觀亦要微觀。

宏觀方面,在國家五年規劃內爭取更多的政策,幫助香港拓展發展空間,不是「被規劃」,而是為香港謀取一些將來的新機遇。在最宏觀的層面,在國家規劃、在CEPA等,我們要和中央有關部門努力作出這些定位。

在最微觀方面,在我們的毗鄰如廣東省等地區,我們要找一些「地盤」例如前海,便利香港發展。我們在過去一年多與廣東省政府、深圳市政府一起討論這面積只有15平方公里的地方可以做些甚麼。有了中央的規劃定位,就可在這裏發展現代服務業。我們希望我們的金融行業、專業服務提供者都可以在深圳前海創造新的三十年,就像1978/79年開始「四個現代化」後,在往後的30年,內地工業化已基本完成。現時已到了下一個的發展機遇,就是將香港的服務業進口到內地,由前海開始,以「十二五」規劃做最大的政策框架。所有大家要繼續努力,為香港拓展這些機遇。

多謝大家!